欢迎光临青岛安防协会网站,您是第 位访问者

服务机器人,究竟是不是“刚需”?

2020-03-05

       服务机器人创业,在不少人的直觉里,B端似乎又要优于C端。其中一个常见理由是,至少在理论上,企业对服务机器人的最大用途就是降本增效,所以抛去镀在机器人身上的营销属性不谈,只要企业一旦觉得机器人比人工更省成本,就会为它们买单。

  与之相反,家用机器人是一个“消费增量”市场,在市场教育普及之前,很难说服早期尝鲜者以外的大众用户购买一台机器人。

  就像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说的那样:“直白说B端买机器人的目的是为了省钱,是以替代人力为目的,但C端确是在额外花钱,所以需求有明显的差别。To B都是单任务的,机器人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行了。而To C消费端,恨不得什么都能干,又能唱歌、又能跳舞、又能聊天、又能清洁。但现在根本不现实,技术成熟度还不够。”

  所以大概从2015年开始,各种服务机器人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:带轮的,带屏幕的,带手臂的,带托盘的,甚至什么都带的,一时间风起云涌,热闹非凡。

  “形式大于内容”

  不过,尽管市场增速很快,尽管“做好一件事就行”,但如前所述,在服务机器人涉足的商场,餐厅,酒店,园区等真实场景,给人感觉似乎更多是“形式大于内容”,整个服务机器人产业也一直在规模应用的边缘反复试探,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,目前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渗透率仅为3%。

  为何如此?

  有人说,这是因为服务机器人一直受制于应用场景的“非刚需”,噱头大于实质。也有人说,这只是因为现阶段机器人降本增效的优势还不够明显,机器人自身也远远谈不上智能。

  也许吧,但可以肯定的是,每个行业在面对服务机器人时,都需要在真实需求,替代成本,智能程度,和大众习惯等约束条件之间,觅得一个商业平衡,这让其很难在短时间内规模化落地。

  而反过来说,这也解释了为何服务机器人能在疫情期间战功卓著。

  面对最真实的场景需求,面对最艰难的实际问题,面对替代人力的确定性好处,我们无需考虑其他额外因素。

  也就是说,疫情之下的需求,是真正意义上的刚需。

  于是我们看到,机器人临危受命,被用来承担递送化验单,送药,送餐进隔离区,回收医疗垃圾等工作,在配送的“最后一米”实现无人操作,既降低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概率,也减轻了他们已经十分沉重的工作量。这种“配送”的现实意义,和平日所谓“机器人替代人力”的配送完全不同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福祉。

  不止于医院,因疫情升温的“无接触服务”概念,也让酒店行业对机器人配送有了重新评估。你知道,很多酒店其实并未专门设置负责配送的岗位,一般会由当班服务生来做配送,而五星级酒店一般会由餐厅服务员送餐,行李生送其他物品。在平日,相比于机器人,人的配送其实更具温情,但当疫情来袭,“无接触配送”也与酒店管理能力真正划上等号。

  总之不难发现,疫情期间的真实需求,得以让服务机器人行业重新回眸:何为“需求”,何为“场景”。

  当疫情过后,别再“拿着锤子到处找钉子”——而是贴着地面,日拱一卒,挖掘机器人能为不同行业带来的确定性好处,才是让服务机器人不再“看上去很美”的关键。

(转自CPS中安网)


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猎豹彩票 360彩票 搜狐彩票 猎豹彩票